济南pos机办理电话

济南市POS机上门办理

费率0.55最低0.38秒到

1596971868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常见问题 >

对虚拟货币监管又升级央行再出手约谈部分银行

2021-06-24 12:39

  过去的几个月间,虚拟货币受多方影响大幅下跌,一边是持有者有苦难言,一边是许多投资者趁机入场抄底,炒作动静越来越大,不可能不引起监管部门关注。市场和监管博弈激烈,如何监管比特币备受瞩目。

  央行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持续收紧其实早在今年 5 月份就已经有所预警。2021年5月21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(金融委)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,特别强调“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,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,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”。并下发指令,要求国内银行机构、互联网金融机构和支付清算机构,终止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。

  究其原因,一是虚拟货币的挖矿活动,对电能消耗巨大,属于耗能产业,与节能减排背道而驰。二是虚拟货币炒作,存在巨大的金融风险,投资者很容易倾家荡产,带来潜在的社会危机。三是,央行的数字人民币大规模发行已经提上日程。在法定数字货币到来之前,央行必须跟如比特币这些虚拟货币划清界限,进一步强化数字人民币的中心地位。

  此外,在打击虚拟货币方面,不仅央行重拳出击,地方政府也开始显出上行下效、雷厉风行的一面。

  众所周知,虚拟货币炒作衍生出一个巨大的新兴行业,也就是人们俗称的 挖矿 。然而,挖矿对电能的消耗量巨大,一个大型矿场每小时耗电量能高达 4 万度。由于耗电量巨大,因此,矿场为了节约用电成本,基本都建设在水电站旁边。有些大矿场直接跟水电站合作,一是电能采购规模大,增强用电议价能力,二是能保证供电长期稳定。像中国的内蒙古、新疆和四川等地,电能充沛,价格便宜,就成了矿场的大规模驻扎地。对这些电能丰富的省份而言,每年都存在大量的电能剩余。在挖矿初期,这些矿场的到来,利用了当地的剩余电能,让这些“无用”的电能也变成了真金白银,对当地来说似乎百利而无一害。可随着矿场越来越多,当地的电量不仅不再有“剩余”,甚至挤占了地方原定的生产用电,这最终还是触及了国家利益。

  由此,在中央和地方对虚拟货币产业的严格监管下,内蒙古和新疆都相继关停了矿场。此时,大批的矿场主商量着将矿场转移至四川。让这批人没想到的是,迁移计划进行到中途,四川也并非矿圈人心中“最后的港湾”。2021年6月20日零点,随着电闸一关,四川省内的所有矿场在这一刻成为了历史。

  据统计,2020 年四川省矿场总用电量高达300 亿度。耗电量太大,是矿场在国内无法被接纳的直接原因。从这就能看出,中国全面封杀虚拟货币,几乎已成定局。那么,对矿场主而言,挖矿的未来在哪里呢?国内挖矿无以为继,还有国外可以转移。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下,挖矿也是可以向海外转移的。前文中就已经提到,挖矿最大的限制就来源于电能。只有电能够便宜,供电量足够大,才能让矿场维持经营。因此,矿场转移仍然需要寻找供电量大,电价便宜的地区。当然,政策仍然是影响决定的首要因素。

  从全球来看,目前最适合中国矿场转移的国家是哈萨克斯坦。哈萨克斯坦煤炭资源丰富,火力发电量大,电价才 2 毛。若是规模采购,电价还能压低至 1 毛。哈萨克斯坦的核心支柱产业就是能源产业,油气资源出口为哈萨克斯坦带来丰厚收益。但除了油气资源,哈萨克斯坦还有丰富的煤炭。可煤炭不像油气,运输成本很大,出口不便利。但挖矿产业却可以就地消化煤电,直接将煤电转化为经济价值。因此,哈萨克斯坦不仅不排挤虚拟货币挖矿产业,还在政策上予以支持。哈萨克斯坦临近中国,中哈边境贸易免关税,只需缴纳12%增值税,矿场搬迁也十分方便。

  6月21日,央行约谈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建设银行、邮储银行、兴业银行以及支付宝等几家大型银行和支付机构,明确指出,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必须严格落实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,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等监管规定,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,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、登记、交易、清算、结算等产品或服务。通俗的说,就是禁止国内大型银行,大型支付机构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提供金融支付服务的渠道。此次约谈,就是要严格落实,杜绝主流交易可能。

  随后,支付宝对此次约谈做出明确回应,表示禁止使用其公司业务开展加密货币活动。支付宝强调,将严格落实国家有关监管要求,恪守行业自律承诺,坚决配合打击虚拟货币的相关业务活动,防范交易炒作风险,保护客户合法权益。除了支付宝,其他5家机构也纷纷公告表态,重申央行指导要求,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利用银行和支付机构服务进行代币发行融资和“虚拟货币”交易,坚决不开展、不参与任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活动。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等相关活动的监测力度,一经发现,立即停止服务,并将相关信息报告有关部门。

  根据此前发布的惩治洗钱典型案例,既有开设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发行虚拟币,诱骗客户在该平台充值、交易,虚构平台交易数据,掩盖资金缺口的案例。也有人利用虚拟货币跨境兑换的缺口,将犯罪所得及收益转换成境外法定货币或者财产,将虚拟货币作为洗钱犯罪手段。至此,等到了比特币彻底沦为一个投机工具的那一天,它所要承担的风险也就无法计算了。而在安全上逐渐失控的虚拟货币,对它批判警惕之余,应该及时将它纳入有效的监管通道。

  此次金融委的重磅表态,被解读为关于比特币从交易行为到挖矿全面监管的历史最强信号。既阻断了电力资源过度消耗,也对虚拟货币所波及领域的风险敞口从严监控。切断国内金融机构与比特币交易的资金往来,用以防止比特币泡沫滋长,杜绝上述这些银行和支付机构成为风险传递的“中转站”的一切可能。至此,比特币交易也将从明面向地下转移,从国内向海外转移,由之产生的风险将有可能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监管重点。

  虚拟货币在全球的广泛流通,导致对它的监管难度不容小觑。无论是国内金融委定调,还是地方实施细则;无论是对于对虚拟货币违规交易的狠抓严打,还是对机构和投资者的风险警示,实际都是我国监管部门在应对虚拟货币复杂局面的一次又一次尝试。

  身处高压之下,虚拟货币及其衍生业务,仍然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,多数投资者们也仍旧坚持着自己信仰。至于如何辨别,如何防范,如何警示,这些是既对全球监管部门的种种考验,也是虚拟货币终要面对的挑战。

  本文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对于本文中提及的任何内容、商品或服务或与之相关产生的任何损失,零识区块链均不承担直接或间接责任。

  作者:零识区块链官网;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“得得号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